用舍由时,行藏在我,袖手何妨闲处看。

[刀剑乱舞/江宗]泅渡

时隔多年想起了账号密码

看到爬过的坑不禁感觉……真香……

这篇本意是想写出,每个出场人物都有自己独特的表达温柔情感的方式……但是好久没写过东西了,简直词不达意

每一次分段处都是不同的时间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对于身量未足的孩子来说,武士家的院墙高得简直有些异乎寻常,覆着青苔的方砖上方摞着一层瓦檐,将天井上方的晴空划出规整的四方形边界。

    宗三盘腿坐在天井正中央的石阶上,怀中抱着破旧衣物裹起的长条状包袱。往来的侍女或小厮都像是瞧不见他似的,屏息噤声地从石阶侧边匆匆绕过...

[阴阳师/茨红]#一次关于邪教的尝试#

    注意cp!小心踩雷!

    最近突然觉得邪教相当好吃,于是出现了这篇自我放飞自我满足的产物。

    小伙伴们放心,仅此一次,不会再有下一篇了……

    校园paro,为撒糖而撒糖,逻辑死。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0

    自从拒绝了酒吞的告白,红叶觉得自己平静而美好的生活一去不返。...

[刀剑乱舞/江雪左文字]献给终将离逝之人

    江雪与江雪斋非cp向的故事,脑了许久才真正动笔……

    然而撞上了文力缺失的空档期,感觉有许多想要写的东西,结果却什么都没能写出来。

    照例为了提前写好的结尾而匆匆补全了本体。

 *历史部分只是简单考据了一下,所以涉及很少。

 *真希望什么时候能有空,让我好好写一写江雪的故事啊_(:з」∠)_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田中...

[Lifeline/Taylor]Silence

实在忍不住,想要为这个可爱又话唠的小伙儿写点故事。

结果却只是如预想般唠叨的对谈。

但至少,想将一切美好结局赋予你的心情,不会是假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[Taylor is busy]

-嘿,兄弟,你还醒着吗?

-我知道一般以“嘿”开头的句子传达的都不会是什么令人愉快的消息,至少我此刻是真心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的美梦。

-如果你醒着那是最好,不过若是睡着了,就请把我这段自言自语的滴滴声当做安眠曲吧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-啊哈,你真的还醒着!

-想要与你分享一下在外星露营的奇妙感受,你懂的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体验这样梦幻般的经历。

-既不潮湿,也不闷热,甚至...

 留念 ·︿·

 入坑之后的第一把太刀兼桑,直到今天捞到还是会觉得超级幸福w

  咖喱和大狸子也是心头好来着,有点心塞……

[刀剑乱舞/江宗]神降

    脑洞愈加清奇,并且没有时间慢慢磨QAAAAQ

    忙哭了,下次要写傻白甜的小短文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将一把无法使用的武器当做神明来祭祀,其实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宗三身穿着繁杂的服饰,在众人的唱诵中轻抚那把无法出鞘的太刀。旁人的面孔都虔诚到有些扭曲,他斜倚在高台之上睥睨着,忍不住想要发笑。

    他...

[刀剑乱舞/江宗]听说本丸迎来了第二只宗三

    脑子有坑系列第二弹。

    天太热我的脑回路已经接不上了……快开空调(悲痛地哭喊着QAQ)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1.

    春天在冷却材中投下大份的玉钢,秋天就能收获一只粉嫩嫩的宗三。

    这样的本丸——

    是天堂。

    2...

[刀剑乱舞/江宗]诳言

    写得真艰难,完完全全地难产……

    超想看傻白甜!少女风!无原则撒糖!打滚卖萌求发糖!!!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乌云渐渐会聚成片,井口的外壁上挂满了晶莹的水珠,空气压抑了大半日,到傍晚才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。

    远征的打刀队伍伴着雨幕归来,只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,长曾祢一边放下沉重的资材,一边试图与板着脸的蜂须贺搭话。清光似乎是不喜欢衣物沾水后紧...

[刀剑乱舞/江宗]深染

    江雪在花林里已站了半刻。

    时节才过了早春,还未到正午时,风吹得一阵紧过一阵,总还染着些晚冬的寒气。一动不动地在林中站着,想来也耐不住太久。

    “江雪殿,您怎么在这里?”一期一振拎着木桶路过,“主上刚说要去趟万屋,大约不会再安排出阵了。”

    “宗三今日排上了近侍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在等待弟弟归来?”

    ……啊。...

[刀剑乱舞/小狐三日]神隐

    感觉自己应该发颗糖。

    付丧神小狐丸x幼年三日月的萌萌哒的小故事,篇幅超出了预期,只好匆匆结尾,最后会大略补上一点没写出的情节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积雪刚刚开始融化的季节里,小狐丸初次闯进了那个防备森严的庭院里。守卫与照顾杂务的侍女匆匆穿行着,唯独一个蓝衣严妆的小孩子正端孤身坐在檐廊上,用被白帛紧缚住的双目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那是他与三日月的初遇。...

© 濡衣 | Powered by LOFTER